追蹤
飄飄隻影V.S時光盒子
關於部落格
以你優美的的身影,打開快樂的時光盒子。
  • 572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0

    追蹤人氣

臺灣水的危機

二百年前,吳鳳勸告阿里山曹族原住民說:「八掌溪的水都乾了,也不要殺人。」
吳鳳當年想都沒想到,八掌溪的水也有快乾的一天。如今連台灣的水庫也快乾得見底了。今年五月中,台灣最大水庫曾文水庫實際儲水量只有有效容量的六%。
來到曾文水庫,往大壩下俯視,見不到一滴水。春天山上的水庫區,風景極美,森林中的空氣極香甜,但是水庫的見底,令人心寒。
南台灣已陷入嚴重乾旱。去年南台灣的降雨量只有歷年雨量的六成。為供應南台灣生活用水無虞,政府已經讓七萬多公頃的農田休耕。
雖然面臨嚴重水荒,台灣用水總需求量卻節節高升,毫不節制。用水總需求量將由民國八十二年的一七一億噸,成長至一百年的二○○億噸。為此,經濟部水資源規劃委員會在興建與規劃中的水庫就達十八座。
省水利局副局長黃金山說,大家缺乏共識,沒有節制用水。台北市每人每天平均用水五百公升,英國伯明罕只用一五○公升。日本已規劃公元兩千年每人每日平均用水一二七公升。
 
先天的缺水國
 
台灣水資源先天不良,天生就是個缺水國家。山坡陡直,造成河水急速流到海裡的,達八成,只能儲存二成的雨量。
後天又失調,水質與水量都受到嚴重的人為干擾。
台灣水土涵養能力很低。台灣省林務局長何偉真解釋:雨水是水資源的主要來源,樹木的功用就是讓雨水不要很快就流到海裡。上游一直在擋濫墾,可是到了中游的山坡地,因為濫墾嚴重,無法擋住水流,造成下游發生水災。以前下雨後,水的涵養可以保持七○~八○%到土裡,現在五○~六○%都不到,水的涵養愈來愈少。
加上工業發展、人口增加,用水量增加,平地蓄水的水埤、田地,都蓋了工廠、馬路、房子,地下水的蓄水也減少。一方面減少蓄水,一方面增加用水,「台灣怎麼可能不缺水?」何偉真問。

中研院經濟所研究員蕭代基分析農民在山坡上濫墾、砍伐森林,造成水土保持不良,不僅無法涵養水源,也造成水庫容易淤積沙泥。

台灣每年水庫淤積量高達一千二百多萬立方公尺,約相當於一座明德水庫。我國現有三十九座水庫中,因沙石淤積,已比初建時減少了七分之一的水庫容量,有五座水庫的淤積率已超過五○%。

台灣人超抽地下水,等於是在向後代預支水源。台灣地下水利用率(利用量對年平均補注量之比)高達一七八%,其中,南部區域達二二八%,超抽甚為嚴重。

蕭代基說明這一連串的惡性循環,也會衝擊到工商業。譬如,目前台塑集團在雲林海邊填海造地,三十年後,由於西海岸地層下陷,平地極可能又變成海洋,工廠必須很快回收才符合成本,他指出。

水資源將是未來工商業必須列入考量的成本。義美食品副總經理高志明建議:政府在核准大工業投資案前,應向廠商說明未來水價,好讓工商業自我衡量,在未來水價的基準上,投資高耗水產業是否划算。

不僅水量出現危機,政大公共行政系教授詹中原指出,台灣地區水資源最大危機在於日趨惡化的河川污染。

根據環保署八十四年最新調查顯示,台灣地區五十條主次要河川中,受到污染的有三十五條,生態還算正常的有十五條,而這十五條河川,大都偏處台灣東部短促的河川。台灣西部的河川可以說差不多都已死亡或接近死亡。

以集居人口達五七g萬的淡水河流域而言,淡水河系河川水質,除上游污染源少、水質良好外,愈往下游流經都市,則水質愈顯惡劣,大多呈嚴重污染。

近幾十年,水質污染的問題日趨嚴重,工業廢水、油料、化學有機物、農牧業排水、殺蟲劑等被直接傾倒到河川裡,或間接從都市排水或污水系統排放到河川中,加速河川死亡。

經濟部水資會報告則指出,近年來大量闢建的高爾夫球場,大量施用農藥、殺蟲劑,不僅污染河川,更隨著灌溉水滲入土層,造成地下水污染。
 
污水下水道嚴重不足
 
家戶排放生活污水,也是河川污染的主要源頭之一。
生活污水之所以會排入河川,主要原因在於,全台灣污水下水道的普及率只有三%,其中絕大部份比例集中在台北市。台北市下水道普及率僅二四%,英國有九六%,韓國有二五%,馬來西亞也有一五%。「比開發中國家還不如,這與政府整體資源的配置有關,國家資源有所偏廢,」環保署副署長陳龍吉說。
中研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劉小如看到家庭污水往淡水河流,感慨「台灣是個海島,但生活當中根本沒有河畔、海岸,」不像日本東京每一條河流都乾乾淨淨。
台灣水資源品質惡化主要原因是政府對於環保的投資,跟不上經濟與人口的膨脹發展。「人口每增加二%,環境品質會降低一%,」陳龍吉說。
中山大學海洋地質研究所教授陳鎮東等人指出,近年台灣工業日益發達,廢水排放量增加,超過水體所能承受的涵容能力,導致地表水源的污染日益嚴重。
成大環工所教授溫清光研究台灣四十二條重要河川發現,這些河川所承受的污染量每日約達七十一萬公斤,但可以涵容的能力只有三十四萬公斤。即河川承載的污染量遠超過它可以容忍的指數一倍以上。
台南縣二仁溪、鹽水溪營養鹽及重金屬濃度均高。溫清光舀起一瓶二仁溪的水,黑黑濃濃的水。而河邊電動馬達正自動由二仁溪抽出黑濃的河水到岸上灌溉稻田、番茄田、高麗菜田。
經濟部水利司司長徐享崑提到台灣的地下水質就頻搖頭。譬如,桃園地區一些地下工廠把工廠廢水打到地底下,嚴重影響地下水水質。
水庫集水區的濫墾,加上農藥與各種有機質隨雨沖刷到水庫裡,使得水庫水質受到污染;有機質太多,造成水庫內有機藻類太多,使水庫產生缺氧等優養化現象。
 
水源崩潰,人民抓狂
 
崩潰的水源也使得人快要崩潰。
污水下水道不足,使得地下水遭受污染,開始反撲人類。這在先進國家,已有殷鑑可追。
英國在產業革命後,都市人口急增,廢污水任意排放,導致十八世紀發生兩次霍亂,造成兩萬人死亡,促使英國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建立近代污水道的國家。法國污水道建設肇因於巴黎一八三二年的霍亂;新加坡的污水道建設也肇始於一九一五年的霍亂與痢疾的流行。
河川、地下水遭到污染,自然就影響台灣飲用水的品質。根據環保署統計,自民國七十二年至八十三年,台灣飲用的自來水水質不合格率,上升高達十四倍之多。文化大學生物系教授鄭先祐的研究則指出,民國八十一年台北縣、台中市、高雄市飲用水的不合格率,都高達四分之一以上。特別是高雄市,不合格率竟然高達四成。
環保署八十二年調查發現,八成高雄縣、市居民對自來水飲用感到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。有四分之一高雄縣市居民以飲用礦泉水維持生活,而國外進口礦泉水市價高達高級汽油的二至三倍。水比油貴的年代,早已登場。
陳龍吉分析,最近很多人生病、下痢,多少與水源遭到污染有關。他就曾發現,台北市民生社區有些公寓的化糞池與儲水槽很近,歷經地震的震動,化糞池的污水污染到儲水槽。如果有做衛生下水道,就不用做化糞池,也就不會有住家飲用水遭化糞池污染的狀況發生。碰到這麼多有關於水的問題,自認相當能承擔壓力、每早七點半就到經濟部水利司上班的徐享崑也說:「我快要抓狂了。」
政府不善管理水資源,是今日水資源也瘋狂的主因。
關於水,政府過於分散事權的多頭馬車體制,不足的經費與不均衡的人力,使得政府無法掌控水資源危機。
徐享崑分析,水資源事權分散的問題點為水利政策與執行組織採水、土、林分離原則,忽略了三者不可分離的關係。任何經建計劃必須先考慮水源從哪來,而水資源必須配合土地的利用、土地的使用也必須靠森林涵養水源,所以三者要有強有力的整合,如今都採分離形態,致使協調不易。
徐享崑指出,現在水權總共分屬三十五個單位,體系不明,要推事情可以推得一乾二淨。光是中央就有五個部會署參與水利決策,各部會基於本身職權的發揮,常有不同的施政行為。
由中央到省政府,水資源管理又分好幾個單位:水利局(管水庫、攔砂壩的建設)、建設廳(建設下水道)、礦物局(管採砂)、環保處(管養鴨)、農林廳(決定養豬政策)、林務局、水土保持局、交通處(管道路開闢)、山胞行政局(對山胞保留地的管理)、住都局。到了縣市政府,則有水資源建設局(管下水道的建設)、環保局(管工廠的排廢水)、教育局(管水源區的教育宣傳)、民政局(教導山地居民如何配合保護水源)、農業局(養豬廢水)。
曾擔任高雄縣政府建設局局長的陳盛奇分析,就一條河流的管理,從上游到下游,就分屬不同機關管理。譬如會污染河川的森林砍伐、養豬、家庭污水等問題,分屬農委會管養豬,省林務局管造林,省水土保持局管水土保持,內政部營建署管衛生下水道的建設,環保署管水質。
多頭馬車的結果造成一件事太多人管,在緊要關頭,又沒人管。「缺乏溝通管道,使得河川被破壞、污染、盜採砂石,卻都沒有人去處理,造成無政府狀態,」陳盛奇分析。
最要負責執行的地方政府,人力又「嚴重不足」。「石化業六○%在高雄縣,但高雄縣政府環保局只有二十幾個稽查人員,」陳盛奇說。
 
一個人管兩百公里河川
 
保護河川的人力嚴重不足。根據徐享崑的研究報告指出,臺灣省各縣市管理河川及區域排水長度計一萬二千九百六十二公里,河川巡防人員僅六十六人,平均每人需負責巡邏近兩百公里,相當於台北到臺中距離長的河段。在河谷中,常須步行巡邏,巡防人力顯然不足。
面對水資源的種種危機,經濟部水資會一直採用最直接、傳統方式來解決水資源的問題,即不斷規劃、籌建水庫,卻顧不得核心問題。
美國舊金山水文工程顧問梁瀚斌呼籲國人不要過度迷信堤防與水壩,而最好就是河川治理,把河川還給河川,進行河川復育的工作。「整治河川是長時間的投資,但報酬率卻相當高,直接提升生活品質,」他認為,正確的河川治理,是結合水利工程、環境工程、生物及生態學家和景觀建築師的參與,共同擬訂永續經營計劃。
省水利局副局長黃金山也指出,目前解決水資源缺乏的問題,不能一直用工程問題(水不夠,就往河川上游建水庫)來解決,而是要多了解水,用管理方式來解決。譬如水不夠,是否要重新分配水權,讓水資源重新合理分配。
很多先進國家的做法值得參考。陳盛奇指出,在歐洲,萊茵河養了很多湖泊,有的整個山谷都成了湖泊。慢慢滲透成地下水。
整治污染的河川,是拯救台灣匱乏中水源的第一步。在台灣,看不到美麗的河川,因為極端的惡臭、高聳、醜陋的堤防,以及埋沒在垃圾堆、砂石堆中,河已不成河,河流成為台灣失落的空間。
只要有起步,現在開始整治台灣的河川與地下水、拯救水資源,為時不晚。一八五八年英國的泰晤士河、一九七七年的新加坡河,一九八二年的韓國漢江,都是處於極端的惡臭、嚴重的缺氧、河中魚蝦無法生存。但它們也在那一年,開始整治,歷經十年、百年,成功了。
顯然,台灣需要飲水思源,重新思考長期對策,並且劍及履及地拯救水資源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