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飄飄隻影V.S時光盒子
關於部落格
以你優美的的身影,打開快樂的時光盒子。
  • 572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0

    追蹤人氣

消失的生命之河(3) 暴雨將至,台灣處處危機

因為山坡坡面若植被完整,不太容易破壞。但只要有一點崩塌,一旦颱風、豪雨來襲,不但殘餘坡面土石易持續下滑,甚至造成新生崩塌擴大,土方往中下游傾洩。而這些崩塌的土方,隨著雨水沖刷,勢必導致更嚴重的土石流。
農曆春節期間,山區連下三天累積雨量不過一三○毫米,南橫便道即中斷,導致山區四村落斷線。
氣象局預報中心主任鄭明典,日前發布警訊:今年氣候和二○○五年型態接近,春雨劇烈性降雨機會提高,甚至可能是近十年來春季出現劇烈降雨威脅最大的一年。
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局長吳輝龍估算,之前水災從嘉義以南到東部災區所產生的土方,高達十二億立方公尺,目前流入河流的只佔三分之一(約四億),其餘滯留在中上游。因此,下一場暴雨,將帶來更大量的土石流。
而八八水災後高屏溪所產生的二億六千萬立方公尺砂石,流到河口的僅一百萬立方公尺,連一%都不到。大部份砂石仍堆在河床。
距離五月雨季,不到兩個月。「我們和時間在賽跑,」兼具土木學者身分的陳振川說。政府需在汛期前完成安置和部份重建,避免沿岸部落二次受災,「災害一定會來,但要盡量減少人命財產的傷亡,不能硬跟大自然對抗,我們根本沒有這樣的能力。」
台灣雨量增幅是世界五倍
「如今的高屏溪,就像個荒野的孩子,」曾貴海說,水流的行蹤飄忽,令人無法捉摸。
雨季使人愁,但若旱象延長,對已然面臨水資源缺乏壓力的大高雄地區更令人憂心。
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研究所教授林銘郎認為,從過去九二一地震和桃芝颱風後,中部陳有蘭溪反覆發生災變的慘痛經驗,「災害至少還會持續五年。」而這已經是最保守的說法。
台灣,早被列為高風險之島。
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汪中和拿出聯合國報告,其中提到如果海平面上升一公尺,全世界受影響最嚴重的前十名國家中,台灣赫然在列。
「地球每增溫一度,雨量增加六%。但台灣受到地形和地理因素影響,雨量增幅是世界平均值的五倍,」他補充。
從一九九六年賀伯颱風之後,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的台灣,雨量和災難幅度即不斷創新紀錄。「從歷史上來說,八八水災可以說是近百年以來最大的災難,」莫拉克颱風重建推動委員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說。
面對這樣高風險的國土,台灣人以往是用「人定勝天」的拚勁,與自然爭地。一次風災,就造成全台斷裂一三三座橋,單高屏溪沿岸達五十餘座橋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淹水?還是缺水?
災後少數幾座仍完好的新威大橋右側,荖濃溪、濁口溪夾帶大量砂石,往兩溪匯流處沖積,才剛蓋好一年的新威大橋橋墩,已有一半高度牢牢地被埋在土砂堆中。
新威大橋左側,被灰白土石吞沒的河床上,現在每天都有十餘輛疏濬的怪手在「備戰」。
行政院已下令,高屏溪流域在雨季來前要清淤疏濬一千四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,約是淤積量的二十分之一。
看過去,河床上挖土的小小怪手,就如同「想要扳倒大象的小螞蟻」,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形容。
疏濬,真是解決危機的萬靈丹嗎?
一位水利官員搖搖頭,拿出計算機仔細推算。一千四百萬立方公尺的砂石,需七十萬輛次砂石車載運。以一年的時間清運,一天就有將近兩千輛次砂石車,在高屏溪流域奔跑。若真如行政院要求,在雨季來臨前完成疏濬,需要白天密集超過五千輛次才可能達成。
「你想想,高屏溪沿岸一天就有五千輛砂石車跑來跑去,會是什麼情形?」他問。
交通的超載負荷,已經說明後遺症的龐大,更別說清出的土石放哪裡?「官方只會做表面的數字、美化,」一位學者斥責,不切實際。
但偏偏大樹鄉遲遲等不到疏濬施工的到來。面對著河岸土堆比路面高,憂心忡忡的大樹鄉長曾英志,氣急敗壞地說,去年八月大量泥沙瞬間湧入,堵塞大樹十三條排水系統,連早期掩埋在高灘地的垃圾場,都鬆動冒出頭來,若不及時疏濬,雨季一來,除垃圾場可能遭沖垮造成污染,西埔村和大坑村更是首當其衝,毫無退路可言。
沿著省道台二十一線,荖濃溪、旗山溪和隘寮溪,在里嶺大橋附近匯流進入高屏溪。河道中堆疊的礫石風化成為細沙,東北季風一吹,立即塵土飛揚,猶如行走在「沙漠」中。
從上游傾洩沉積到下游的沙,更威脅攔截取水供應大高雄的高屏溪攔河堰。
自來水公司高雄給水廠廠長阮東隆說,枯水期原本就少雨,今年雨量更少,山上流下來的水到下游,很快被沉積的沙吸乾,河流蜿蜒也增加日照蒸發量,不利取水供應。
脆弱的國土,碰上極端氣候及一次比一次劇烈的暴雨,台灣的人該如何整治每個人家門前那條河?身後的那面山?
一路披荊斬棘,開發出台灣經濟奇蹟的先人,又是怎樣對待這片脆弱的土地?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